首页 - 夫妻关系 - 婆媳关系 - 恋爱部落 - 情感测试

当前位置

口述:留守妇女遭乡村色医疯狂蹂躏的日子

2017-08-10 11:36:08  来源:未知  爱言情网
导读:或许每一个村庄,都有一个乡村色医。但是这些乡村色医的存在,对一留守妇女来说,是灾难性的,对于一个家庭来说,同样也因乡村色医的存在而支离破碎。那些年,留守妇女遭到乡村色医的疯狂蹂躏......


张筱,是上官村的一名留守妇女,她或许是平凡的,但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事却深深刺痛和警醒着每一个人。上官村是一个非常贫瘠的村,相比临近几个村拔地而起的小洋楼,他们那里还矗立着几栋草坯房,显得格外扎眼。或许,你生活在城中村,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但是在遥远的一些地区,穷乡僻壤穷的掉渣那绝对不是夸大其词,这,一切都是真的,让你惊讶之余唏嘘不已。

张筱就是这残存在风雨飘摇中用茅草覆顶的留守妇女,她今年35岁,姿色中上,长年累月的劳作,在她脸上看到的是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沧桑与尽显老态。

她给我看她的手指,临近深冬,粗短的指关节处还贴着创可贴,小拇指还用白布包扎着。我问,怎么了?她笑了笑,没什么,前些日子,捆柴火的时候,不小心叫被割了一下。没有上药吗?我问。她摇了摇头,苦楝树的果实晒干碾碎混上碎土就可以了。我不知道这样的效果怎样,但是我实在不能勉强她去就医。因为,那个叫刘山的风流村医是她的噩梦,是她临近年末,老天给她的一个响雷,让她愤恨,让她几次都想了却此生。

她说,那天晚上发烧,估计是白天晒玉米时,穿的过于单薄感冒了,后引起的高烧。本以为睡着了就没事儿,可是,一觉醒来,看时间刚凌晨两点钟,头疼的像是要裂开一样,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,全身软绵绵的,像极了一团棉花,连下床走动的力气都没有。本想着去找茶瓶给自己倒一杯水,走到半路,被桌椅绊倒,倒在地上,呼吸着微湿的地气,全身很快被虚汗落湿。

仅仅半个小时,她还是挣扎着自己披衣起床,朝着村医刘山家的方向去了。村医刘山就在前一排的平房里,十分钟的路程,只要叫醒了他,给她注入一剂退烧针就可以了。

村医刘山很是热情,听到敲门,先是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,谁呀,大半夜的,还叫人睡觉不?张筱略带歉意颤抖着声音说,是我,我现在很不舒服……刘山立刻起床,甚至连裤子的拉链都没拉好,张筱雨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女人,本想善意的提醒他,但是自己现在是病者,哪还有那个心情去管别的。

刘山把她让到灰色的软皮沙发上坐下,之后走进药房,不一会儿就拿着一个针筒说,你忍着点痛啊,这药下去的时候,会不好受,但是效果立竿见影。

张筱点了点头,打哪里?刘山说,后面。张筱本想说,要不,我不打针了,你给我输水,或着开药吧。刘山婉拒,这怎么可以?!打针效果快,你这是高烧马虎不得,时间一长,烧坏了脑袋,你那两个孩子怎么办?

推荐阅读
关于爱言情 | 爱言情招聘 | 联系方式 | 广告投放 | 版权声明 | 服务条款 | 手机版

COPYRIGHT © 2016 iyanqing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。黔ICP备16000636号-2